穿越时空隧道 【原创】从狄羌家园到魅力陇南——游览档案布展

作者:在水一方文学微信号:Sdzj0629发表时间 :2018-10-25


浩如烟海的古籍文献是先人留给我们的珍贵文化遗产。古籍中蕴含的中华民族的聪明才智和极为厚重的传统文化精神是我们进行现代化建设必须继承的宝贵精神财富。如何整理、阅读、研究这笔财富,挖掘其中可资借鉴的因素,古为今用,推陈出新,并将这份遗产传承下去,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习近平

百年中国梦,悠悠陇南情。身为陇南人,我曾经不知疲倦地阅读陇南,游走陇南,书写陇南,追记陇南,还没有从历史的档案里深度地探视陇南。陇南橄榄挂果,花椒飘香,金秋送爽的共和国69年华诞之际,《中国梦-陇南情——陇南红色历史文化暨档案精品展》开展,例行公事去档案馆展参加开展仪式。仪式结束,档案馆安静下来,我也静下心来,仔细看过,从狄羌家园到魅力陇南,穿越时空隧道,陇南历史之路,除了绵延和厚重,还有一种文化活化石的沉积和浓重的红色。心想今后若有朋友来,带进馆里先走一程,对这两江一水的纵横深山,一定会读出深层的味道。
陇南档案馆以鲜活生动的方式展示馆藏精品档案、特别是红色文化档案资源的陈列和布展,让沉静的历史活起来,展示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再现共产党人领导陇南人民进行的革命斗争和建设事业,是开展市情教育、爱国主义教育和理想信念教育鲜活教材,增强全社会保护和利用档案、阐释档案的意识。
展区分《人文陇南》、《红色陇南》、《幸福美好新陇南》三大板块,十二个专题,据介绍,这次借筹展览之机,开展的档案征集、复制活动,其范围之广、规模之大和收获之丰,都是空前的。截止2018年9月,新发现并征集历史档案共1130余件(卷),其中纸质文书、图片占比超过85%;据此复制、仿制680余件(入选固定展230多件);另外还征集、摄制了视频1090分钟、电子数码档案152G。要在短时间内知晓陇南的前世今生,穿越这个从氐羌家园到魅力陇南的时空隧道,理解陇南、读懂陇南。
一、氐羌家园与秦人故里
陇南是华夏文明的发祥地之一,历史悠久、文化厚重。人文始祖伏羲“生于仇池,长于成纪”,因此秦人从西汉水流域出发扫平六合,统一中国。礼县大堡子山和圆顶山墓葬群,乃是史籍早有记载的“秦西陵”(秦西垂陵园),证明礼县是秦人最早聚居之都城——“西犬丘”所在地,秦庄公、秦文公、秦襄公等在礼县红河一带建国立郡。这一发现,震惊了中外考古界和历史学界。陇南第一个行政建制,系秦昭王二十八年(公元前279年)在今西和县洛峪所建武都道。秦代在陇南境内先后建立西县(治所在今礼县境内)、下辨道(治所在今成县广化)、故道(治所在今两当杨店)和羌道(治所在今宕昌县)等县级政权,属陇西郡辖。
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置武都郡(郡治今西和县洛峪镇),此后的建制沿革十分复杂。比较重要的有康熙年间陕甘分治,陇南归属甘肃布政使司。
布展采用大型沙盘凸显 “礼县大堡子山秦文化保护区立体示意图”。是根据文物部门提供的平面图,比照谷歌地图,目前它是全市体量最大的非商业沙盘。作为氐羌家园、秦人牧马龙兴之地、三国古战场的西汉水流域尽收眼底,河脉清晰,山郭分明。
伏羲“生于仇池,长于成纪”生处的仇池山,在陇南西和县境内,也是古代氐族人心目中的圣山。东晋至南北朝时期,氐羌人在陇南先后建立过仇池国、宕昌国等四个地方政权,前后延续近300年之久(公元296-580年),史称“陇南五国”。图中的两枚“氐王印”,均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仇池山周边偶然发现,被鉴定为国家二级文物。
陇南石刻碑铭分布广泛,资源丰富。成县东汉摩崖石刻《西狭颂》,俗称黄龙碑。它不仅是西北地区交通建设最早最直接的史料,而且被誉为中国书法艺术的“汉隶正宗”。《西狭颂》历时2000年而保存完好、字迹清晰,也是中国碑版保护史上的一个奇迹。
特别值得关注的,还有近年在康县望子关发现的一方茶马古道残碑。它是迄今全国范围内唯一发现的有关茶马古道的官方文牒实物,证实了北茶马古道的存在与变迁。其实,经由陇南连接川陕和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的茶马贸易,在从唐宋到清初的近千年间,乃是中原王朝经济与军事命脉所在,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国运的兴衰。
因井盐而兴盛的礼县盐官镇、诸葛亮六出祁山攻伐曹魏、成县摩崖石刻《西狭颂》和杜甫草堂——汉唐之风,千古流芳。宋元时期,则有著名书法家赵孟頫书丹的礼县赵世延家庙碑。
二、珍贵地图与红色记忆
醒目位置有两幅古代甘肃地图。两幅来自海外的古代丝绸之路地图,在今年的春晚上引起过轰动。这两幅地图是全省档案系统馆藏中的孤品,即便甘肃省博物馆也没有如此年代久远、品相完好的甘肃地图。
经专家初步鉴定,这两幅地图均绘制于清代同治年间(公元1856-1874年),不过采用传统方法绘制的应该是同治初年,采用西式标注经纬的,绘制于同治末年。地图涉及陇南境内,仅地名一项,就包含着丰富的历史信息,值得专家学者进一步研究。“西学东渐”步伐明显加快,朝廷开始调整地方建制和治理体系。另外,地图反映了新疆归入中央版图后,一度由甘肃挟制、代管的史实。这段清代到民国时期的陇南三个特点:1、天灾人祸,战乱频繁;2、自强不息,变革缓慢;3、星火燎原,万山红遍。
首先,清末“陕甘回乱”、太平天国、白莲教和民国初年的白朗农民起义,都曾波及陇南,加速了人口外流和生业凋敝。1928年,河州军阀马廷贤率军包围礼县,久攻不下。城破后大开杀戒,血腥屠城,全城七千青壮妇孺几无幸免。1926年至1930年间,全省持续大旱,赤地千里十室九空。陇南饿殍遍地,出现“人相食”惨剧。
抗战期间,陇南战略地位日益凸显。国民政府在武都设立物资转运处,专门负责利用白龙江、白水江水道,向抗日前线和四川后方运输木材、石油、棉麻等军事物资。
驻守陇南的国民党119军军长王治岐兼任伪甘肃省政府主席,在人民解放军军事压迫和政治攻势下,经由陇南地下党联络劝说,1949年12月9日宣布起义,同时命令陇南各县自卫队放下武器投诚。当天武都城门四开,迎接解放军第62军和武都军分区官兵进城。至此陇南全境解放,陇南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两当兵变是1932年4月2日由习仲勋、许天洁、刘林圃等人在甘肃省两当县组织和发动的军事暴动。200多人的起义部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五支队,在前往陕甘边根据地途中不幸失败。两当兵变是土地革命时期,中共党组织在甘肃发动最早的一次武装起义,在陕甘地区产生重大影响,也让陇南人民认识了中国共产党,播下了革命的火种。
1935年9月,长征中的党中央和中央红军爬雪山过草地,突破天险腊子口,进入到达宕昌县哈达铺一带休整。这时,从江西出来的8万多人只剩下了几千人。毛泽东同志从陇南宕昌县哈达铺邮政所缴获的《大公报》等国统区报纸上,获悉陕甘地区有刘志丹领导的红军并建立了广大根据地的消息,遂做出了长征落脚陕北的重大决策。红军在此休整三天,体力战斗力大为恢复,故哈达铺被誉为长征路上的“加油站”。2001年6月,被中宣部、命名为“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被国务院公布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各位如想进一步了解,可以去参观哈达铺红长征纪念馆。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主力撤离鄂豫皖根据地后,中共鄂豫皖省委以留守部队为基础,重组了红军25军并实行战略转移,开辟了鄂豫陕根据地。自恃兵强马壮的张国焘个人野心膨胀,反对红军合兵北上,从而一再贻误战机。主力红军的盘桓迂回引起了报纸的猜测,但另一只被称为“徐海东部”的红军部队的动向和意图,却十分鲜明。【档案:《大公报》相关报道】其实,报纸出版时,徐海东还只是副军长。他当军长是在一个月后,因为吴焕先同志在平凉泾川的战斗中牺牲,军长程子华接任了省委书记兼政委。
1935年7月,得知红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会师,红军主力有可能北上的消息后,与上级失联、独自浴血奋战的红25军,毅然决定进军甘肃。他们入甘后首先占领的县城就是邻近陕西凤县的陇南两当。在两当,红25军开仓放粮、赈济百姓,镇压了反动分子。这是这支英雄的部队有史以来、指挥员们的第一次合影。对于吴焕先烈士来说,则是他留下的最后也是唯一的照片。
1936年6月初,中央就有红二、四方面军汇合后,夺取甘肃南部地区,建立川陕甘根据地的决策。1936年8月下旬,贺龙、任弼时领导的红二方面军经过腊子口来到哈达铺。中革军委指示他们“东出甘南和陕西南部,占领成县、徽县、两当、康县、凤县和宝鸡地区,从右路拖住胡宗南尾巴,配合红一、四方面军进行静会战役”,由此展开了“徽成两康战役”。
在长征中,红军三大主力四支部队全部经过陇南,这在全国是绝无仅有,是历史与地缘的因缘际会。而且红军得到了长征中最大的一次兵员补充,我们对此一直引以为豪。红军北上时,陇南共有近五千人参加了红军。但是,解放后地方政府统计到的全国范围内活着的老红军不足200人。“共和国的旗帜上,有你血染的风采”,这句歌词,在陇南人民不仅仅是唱在嘴里,更是记在心里,有着特殊的分量和含义。
回顾历史,是因为陇南革命和红色文化的兴起不是偶然的,它的历史必然性孕育在陇南的文化传统之中,是陇南古来陇蜀古道的地缘所定,反映了当地当时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
三、陇上江南与峥嵘岁月
沉重的历史追思,让我们思考今天的不易,现在放松一下,看看陇南奇美的风光,从这些美奂绝伦的照片里,引领大家实地查看陇南风光。气候宜人、生态良好的陇南,属亚热带向暖温带过渡区,是甘肃省唯一的长江流域地区。境内地形地貌多样,光热垂直分布,气候立体多样,生物、矿产资源富集,被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称为“宝贝的复杂地带”。
陇南山川风光,兼有江南之灵秀、北国之雄奇。文县洋汤天池烟波茫茫,武都万象洞神秘幽邃,西和晚霞湖波光粼粼;康县阳坝满目碧绿、茶香四溢;宕昌官鹅沟一山四季、如梦如幻,徽县三滩山势奇崛、杜娟满山,两当云屏三峡云遮雾绕、宛若仙境——这些都是国家4A级景区。国家森林公园成县鸡峰山奇峰兀立,香火繁盛。
随着脱贫攻坚进入冲刺决胜阶段,陇南“美丽乡村”建设遍地开花,以康县长坝花桥村为代表的乡村农家游方兴未艾。“陇上江南,梦里水乡,千年药库,养生天堂。”陇南践行大旅游、全域旅游等国际化理念,整合特色产业、乡村振兴、医养结合、特色小镇建设等国家产业政策与资源,正在实现旅游业转型升级。
前面提到的西狭颂摩崖、祁山武侯祠、仇池国遗址、宕昌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两当兵变纪念馆等一批人文景观,同时也是闻名遐迩的旅游胜地,是观光度假的绝佳去处。
“千里之行,积于跬步,万里之船,成于罗盘”是那些人掌握着万里之船的罗盘,一浪浪航行到今天。一张张珍贵的照片,一个个伟大的人物,一连串难忘的故事,似乎又在眼前。【情系陇南】让人追忆陇南那些难忘的时刻:1985年10月3日至5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同志来到陇南,先后视察文县、武都、康县、成县四县,走村入户考察调研并与地县各级干部座谈,勉励陇南干部群众种草种树,大力搞活发展地方经济。2008年5-12大地震,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同志特意来到陇南,沿武都、康县一线查看灾情,慰问抢险救灾的干部群众、部队官兵,并了解地方特色产业发展情况。2013年2月8日(农历腊月29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视察康县长坝镇花桥村灾后重建后,9日上午在前往舟曲的途中考察了武都区油橄榄产业。他曾在反映林学家徐伟英引种油橄榄的事迹材料上批示,要求努力发展我国油橄榄产业。油橄榄龙头企业祥宇公司、田园公司2017年以来获得的国际金奖。它再次证明了,陇南不仅是中国油橄榄最佳适生区,而且陇南可以出产世界一流的特级初榨橄榄油。
2008年6月和2009年元月、9月份,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三次来到陇南,看望慰问受灾群众和救灾人员,实地考察群众安置情况,指导恢复重建工作。2009年6月8日,同样也是值得陇南人民永远铭记的日子。时任中共中央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同志长途驱车来到陇南市徽县龙头新村,看望村民,实地了解灾区群众的生产生活情况和灾后恢复重建工作,指导基层党组织建设。
陇南吃苦精神的干部代表韩正卿(1934-2015)宕昌县人,1965年起任武都东江公社书记,成为享誉全国的“农业学大寨”标兵。后任民乐县委书记、定西地委书记、省委常委兼两西建设指挥部总指挥、省扶贫办主任、省政协副主席,荣获中国扶贫十大状元称号。看着他手提铁锤凿石头的认真,再回味那些以苦为乐精神,让人感动,真有教益。
这些图片可能唤醒沉睡的记忆,引发起对那个失去的特殊年代的美好或苦涩的回忆;对于广大青少年参观者,可以借此了解祖辈、父辈激情燃烧的岁月,以及他们经历过的风雨坎坷,从而更加珍惜今天的生活,更好地理解眼前这个伟大的时代,奔向未来的人生;对于作家、艺术家来说,它们还可能激发创作灵感,攫取创作素材。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四、天堑通途与艺术化石
陇南素有“秦陇锁钥、巴蜀咽喉”之称。青泥岭、阴平道、祁山道这些镌刻在“蜀道”上的地理概念,既赋予陇南大地厚重的文化积淀,也更诉说着陇南山区群众行路难的艰辛历史。这里有三张照片,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陇南各县举行盛大集会,庆祝天兰铁路通车的场景。但是,这些欢乐的人群中,有许多人也许终其一生,也没能坐上、甚至见过火车。陇南直到本世纪初,依然是全国、全省交通条件最落后的地区之一。
近年来,陇南领导“殚精竭虑、上下求索”,交通事业取得了历史性重大突破。境内武罐高速、成武高速、十天高速已经通车,渭武(渭源到武都)、武九(武都-九寨沟)、徽两(徽县-两当)高速正在加紧建设,H型高速路网格局已经基本形成。兰渝铁路全线贯通,兰成、天平铁路延伸段也将汇聚哈达铺。陇南火车站是兰渝铁路在陇南境内最大的客运站,它大大方便了陇南市周边群众南下四川、重庆,北上兰州、新疆。
位于成县的陇南机场,2018年3月25日正式通航,结束了陇南没有航空运输业的历史。这是我省建成的第9个机场,目前已开通兰州、青岛、西安、重庆、北京、海口等航线。陇南机场对于提升全市应急救援能力、便利居民出行、推动招商引资,意义重大。交通建设的非凡成就,对于加快陇南经济社会发展进程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目前,已基本形成三位一体的立体交通格局。
(图片来源于网络)
非物质文化遗产具体范围包括传统表演艺术、民俗活动、礼仪、节庆、传统手工艺技能以及有关自然界、宇宙的民间传统知识、实践和与之表现形式相关的文化空间。它是承载民族精神与情感的重要载体,是人类智慧的体现。
陇南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于2005年正式启动,先后确定了一大批最具代表性和影响较大的项目予以申报。其中“武都高山戏”、“西和乞巧节”、“文县池哥昼”进入国家级名录。
高山戏,又名高山剧,发源地为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鱼龙镇,流传于陇南武都山区,唱腔兼有秦腔川剧的特点,是甘肃省独有的两大剧种之一(另一为陇剧),已有近700年的历史。当地人叫它“演故事”、“走过场”,1959年10月定名为“高山戏”,1965年见报后被陆续载入《辞海·艺术分册》、《中国戏曲文化》、《中国戏曲曲艺辞典》,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西和乞巧,是每年农历六月三十晚至七月初七,陇南西和、礼县未出嫁的姑娘聚集举行的民间祭祀歌舞活动,祈求“巧娘娘”保佑自己聪慧、灵巧,婚配如愿,生活幸福。据考证,这一风俗在西汉水流域已流传1800多年,其活动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参与人数之多、民俗程式保留之完整,在全国绝无仅有,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白马藏族主要生活在文县铁楼乡白马河流域和四川省平武县、九寨沟县境内,人口约14000人。白马藏人会说藏语,却不认识藏文,但多数人会使用汉字;他们不信仰藏传佛教,不修庙宇,信仰的是太阳神、山神、火神、五谷神,在家供奉祖先的牌位。因此,民族学和史学家认为,白马藏是古代氐族的后裔。池哥昼,三个字系汉语记音,是文县白马藏人从先祖的信仰和崇拜里继承至今的一种传统祭祀活动和民间舞蹈。每年春节期间,在文县铁楼乡白马河畔的村村寨寨都有表演面具舞“池哥昼”(包括火圈舞等)的习俗,意在为村民驱邪消灾,祝祷新的一年吉祥和顺,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另外,文县的“玉垒花灯戏”,西和、礼县的“春倌歌演唱”、“影子腔”、“武都木雕”,康县的“锣鼓草”、“木笼歌”、“毛山歌”、“唢呐艺术”、“寺台手工造纸术”,“两当号子”;礼县的“盐井制盐技艺”,徽县的“河池小曲”,宕昌县的“羌傩舞”,成县的“竹篮寨泥塑”等20多个项目进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从档案馆走出,我坐在办公室里沉思良久,自己作为一个非遗的爱好者,秦腔的酷爱人,每看到对西来歌舞的狂欢,对传统歌剧的冷落,总感到隔离的太久,对传统文化冷却时间太长,常常扼腕叹息。
站在和农耕文明挥手告别的历史节点上,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发展都遇到很多新的情况和问题,尤其在经济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冲击下,非遗赖以生存发展的重要基础——农耕、游牧文明的逐渐削弱乃至消失。我深深感到民众生活方式以及价值观的改变,加之外来文化的影响等等,给一向主要靠口传心授方式传承的非遗以及传统文化带来了巨大影响,使之失却了生存与繁荣的土壤,大批有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的非遗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甚至由于传承人的逝去而濒于消亡。对于我这个喜欢琢磨文化的人,内心有着难以表述的不安和困惑。
值得称道的是,陇南近年对文化的重视前所未有,各部门立足于自身定位和职责,主动参与到有关的文化档案征集之中,获得了一批较为珍贵的实物与资料。我明白,当世界一切融合之后,就出现通融的扁平化时代,能凸出陇南特色、记住陇南的就是这些非遗活化石。
陇南近年持续实施深化 “433”发展战略,扶贫开发多年打头阵,带动各方面进入一个新阶段。有所为有所不为,扬长避短、统筹推进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和党的建设,把陇南建成甘肃向南开放的桥头堡、甘陕川结合部重要的交通枢纽联结地、长江上游生态安全屏障和全国扶贫开发示范区,陇南区位优势也将由此得到有效发挥,产业优势将全面激活。曾经因为道路阻隔,困守“富饶而贫困”的陇南,今天正乘着时代的快车,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也欢迎各方在陇南住脚之时,展览档案馆,穿越时空隧道,体味从氐羌家园到魅力陇南的历史脚步,感受陇南发展的未来脉动。
(2018年10月21日武都)
公众号ID
Sdzj0629
长按识别左边二维码关注我们
在水一方文学

关注在水一方文学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